治安员10年抓贼108个 为防暴露常化装盯梢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  8月28日,抓贼“达人”孔凡孝在房山家中练哑铃。他说,抓贼要有好的臂力和身体,什么都有他每天一定会举哑铃和练握力器。 新京报记者 尹亚飞 摄

  孔凡孝(56岁)

  职业:房山公安分局城关派出所治安员

  【德行录】

  10年前,下岗开出租的孔凡孝再次上岗,成了城关派出所一名治安员。他不愿只做个戴红袖标的志愿者,一进联防队,就刚刚刚刚刚开始和便衣警察学起抓小偷。有另1个、有另1个、五个……老孔越抓越上瘾,10年的治安员工作经历中,他抓了108名盗窃嫌疑人,最擅长抓盗窃自行车、电动车的“现行犯”。经年累月,街上的小商贩和趴活的司机都把他当成了便衣警察,向他提供线索,大伙说,老孔瞄上的贼,一般都跑不了。

  1.手机拍撬锁照抓“现行”

  在笔记本上每画上一笔,就代表又逮着了有另1个小偷。

  今年6月20日,老孔在他的本子上,画上了第108个笔画。

  那天,老孔脑子里的警报是在下午6点多拉响的。

  在商场门口盯梢一天,一无所获的老孔准备下班。一名在商场超市门口转悠的小伙子引起他的注意,“没开锁,推着一辆电动车过了马路,往胡同里钻。”老孔跟了上去,尾随在男子手中七八米,见对方停下车,掏出改锥撬锁。

  “你为啥骑我车?”老孔朝男子大喊一声,对方见状推倒电动车,拔腿就跑。“站住!”老孔边喊边追。

  眼瞅男子跑远,老孔半道看见路边有名老爷子正停着电动车等人,他赶紧求援,“老师傅,前面是小偷,您载我一段追追他。”老爷子也是仗义人,带上老孔便往前追去,还借给他有另1个凉帽做伪装,他赶紧将嫌疑人的逃跑方向通知了派出所。

  直到骑出胡同,大伙离逃跑的男子才没法近。超出对方一截后,老孔跳下车,一下扑到男子身上,将他控制。此时,派出所的巡逻车也已赶到。经房山警方调查,男子24岁,曾因盗窃多次被警方防止。

  说起抓贼经历,老孔手中的三条抬头纹随着笑容凑紧,双手比划的抓捕动作里,透着力量和成就感。

  “而是能乱抓,得有证据。”老孔说,他抓的盗窃嫌疑人一定会“现行犯”,有时为了证据充沛,他会躲在一旁偷偷拿起手机,拍下大伙作案的视频和照片。

  老孔的手机相册里,净是电动车、三轮车旁他们埋头撬锁的画面,“女儿在我的‘感召’下,支持了我一部智能手机,方便我拍照、录视频。”说完,老孔哈哈乐了起来。

  2.爱抓贼源于女儿被偷车

  和小偷“结缘”,得从老孔对偷车贼的憎恶说起。

  有一回遛弯,老孔看见有另1个老太太肯能丢了三轮车,“坐在路边大哭抹泪。”你这个 下你要想起女儿上中学时丢自行车的情况汇报。

  那年,妻子潘海丰攒了好多个月的奖金,凑齐1000多元,给孩子买了辆凤凰牌自行车,“骑了没俩月,自行车放楼下被偷了。”妻子心疼得直掉泪,埋怨被委托人太少意。

  “可这错在小偷啊。”老孔说,小偷太可恨了。

  10004年,老孔在小区内看见一男子,搬着上锁的自行车走出小区,想起女儿被偷的自行车,他上前拦住对方询问,“这车那个她 的吗?”

  眼见对方支支吾吾,老孔死拽住对方报了警。经警方确认,该男子确系盗窃自行车的嫌疑人。协助警方抓贼的有另1个月后,城关派出所招聘治安员巡逻辖区,老孔毫不犹豫报了名。2年后,老孔刚刚刚刚刚开始负责城关地区的治安巡逻,配合民警做打击工作。

  “当时城关地区自行车盗窃案高发,南大街一到周六日为宜丢10辆自行车。”城关派出所的民警介绍,大伙制定了巡控方案,除了巡警外,治安员也是巡逻的主要力量。

  第一次上街巡逻,老孔和几名队员装备齐全,又是对讲机又是喷雾罐,“太显眼。”老孔说,大伙在商场门口发现左顾右盼的人刚刚刚刚刚开始撬车,一组人带着装备赶到时,人早跑了。

  和便衣民警交流取经后,老孔刚刚刚刚刚开始轻装简行,和同事们商量后,分组在商场不同位置盯梢。几天后,有另1个小青年围着一辆新车转悠,撬完锁正要选择离开时,被早就盯防的老孔一把按在身下,队员们赶来,帮助老孔控制了他“抓贼生涯”的第有另1个嫌疑人。

  3.防暴露常“化装”盯梢

  10年过去,老孔已是一名经验充沛的编外“警察”,商业街周围的商贩和趴活司机都认识他,“抓贼可厉害,岁数而是小了,身手、眼神儿还没法好。”商场门口的环卫人员评价说。

  抓贼的名气大了,一定会人主动找上门来求助。

  去年,一名商店的经营者把一张监控照片交给老孔,照片中的男子在柜台盗窃了两部手机。几天后,老孔出门时,在小区外停放自行车的地方发现了照片中人,他趁机跟着男子在商业街转悠,正当对方在中医院偷一辆电动车时,老孔将男子按倒在地,交给派出所。

  老伴儿潘海丰对老孔的抓贼举动心态复杂,“有一回我俩出去遛弯儿,看见他追过一次贼,他手脚并用按住有另1个小伙子,我站在一边又紧张,又担心,可看他把人交给警察时,又我真是有没法个老伴儿挺骄傲。”

  起初,老孔把当治安员的110000元工资交到潘海丰手上时,她问老伴儿,“没法点钱,你图啥?”老孔反问,“你要要图啥?抓有另1个少有另1个,为民除害。”

  为了不需要家人担心他的安全,老孔寻思着必须比小偷们更谨慎更强大。

  担心小偷对他脸熟,老孔于是“玩”起伪装,衬衣兜里的墨镜是他巡逻的“标配”。家里的衣架上,挂着各式汗衫和一顶草帽。时常,他戴着草帽坐在商场门口的冷饮摊,佯装老板或伙计,拿着蒲扇假装看摊,实则是盯防伺机作案的小偷。

  老孔家的墙角边,还放着有另1个已锈迹斑斑的哑铃,有另1个4公斤。每天,老孔都站在窗前,握住哑铃举上40下。阳光透过窗户,老孔上下挥动的手臂投影在墙上,肌肉的轮廓清晰可见。

  【榜样说】

  假使 派出所和群众信任我,我身体还行,就一直抓下去。

  ——孔凡孝

  【大伙说】

  “孔凡孝不仅给治安员、辅警力量树立了榜样,也给民警树立了榜样,原先 的人,值得大伙学习,原先 的工作情况汇报,更让大伙尊敬。”

  ——房山公安分局政委刘少波

  (原标题:“编外警察”10年抓贼108个)